首页 > 社科研究 > 学术交流

中国烟花爆竹民俗——兼谈烟花爆竹民俗的扬弃

中国烟花爆竹民俗——兼谈烟花爆竹民俗的扬弃

  

烟花爆竹民俗

一、烟花爆竹的生产民俗

(一)、生产技术民俗

    烟花爆竹生产技术如其他传统技术一般,作为少部分人所掌握的营生手段,历来记载寥寥。迟至清代才出现中国首部烟火著作《火戏略》,该书卷一将烟火选材的地域、季节、品种,制造的先后、用药轻重手法、燃放及辅助工具等总结为十二法十七论。技术作为一种方法和经验,该书提到许多“禁忌”,如“修合不得于孝服之家,凶室、殡宫尤忌”,“忌油手,家中不得烧蚕砂”,“若修合之时,忌闻金鼓声”,“用炭须去炭上灰”,“忌妇人装药”,“药室忌吃烟,忌喧闹,宜清洁以和药,神细心以防药变,试药勿近药,所装筒勿近火烟,积药之器宜密封,不得见风”,“装药之品勿再烘”,“筑数不得任意,重轻分两不得师心增减,灯下勿装药,雨中勿开缄”,表明清代烟火制造技术的科学性,但重服之家以红紬悬于合药室及“忌妇人装药”具有时代的迷信心理和轻女色彩。自清末民国以后,在实业救国思想的指导下,各种工艺制造、经济调查书籍倍出,对于烟花爆竹的制造工序和方法渐趋丰富,如对于浏阳、醴陵鞭爆的七十二道制造工序已开始陈述。但是,技术上依旧“保密封锁,以致品种少,长期得不到发展。”正如清末湖南女子袁秀贞发明搓爆竹机,却无人仿制

    1786年,berthollet发现氯酸钾;十九世纪工业上又生产出镁、铝及、锶、钡、铜等化合物”,洋式烟花爆竹的进入和中国烟花爆竹的出口,使得传统烟花爆竹技术受到冲击和改造。现在的烟花爆竹技术从材料性能、原理及配方、工艺及制作、机械等方面不断细化,并形成各种标准规范,形成各种有待进一步发展研究的烟火学科。烟花爆竹技术的科学性,使得生产更安全,产品更环保。

(二)、技艺传承民俗

   《火戏略》和《本草纲目拾遗》均为赵学敏所著,前者为中国首部烟火著作,后者为清代最重要的本草著作。赵学敏从舅氏和内兄以及安徽人王异初那里学得“度托作器诸法”,王异初经营烟火技艺三世,在《本草纲目拾遗》卷六木部“闰月棕皮”条记有:“王异初云:用一瓣烧存性,作二服亦可。”可以这样认为,作为烟火专家的赵学敏和王异初同样也是本草学家,这也许是传统烟花爆竹技艺的独特性。

    目前所见最早的烟花配方是“燃香线法”,由南宋陈元靓《事林广记》收录。元末明初陶宗仪亲自辑录江浙一带民间日用知识,成《墨娥小录》一书,该书辑录烟花爆竹配方三十一条。至《火戏略》中配方已成洋洋四卷。但是具体的传承并不清楚。笔者收集的烟花爆竹老配方中,也只是在“官庄村火会记”、“观音堂”之类民俗活动时手录或“王敬修,时在端阳月”之类民俗节气中辑录,且均是手稿本。从史料上看,宋代有开封人李外宁擅药发(药法)傀儡;南宋杭州城有陈太保、夏岛子擅烟火。明末开封有丁文泉擅长百样烟火,其技艺如何来以及如何传承,并无记载。但从黄宾虹笔下,我们似乎可以看出一条线索:“自来烟火之艺,等于美术,莫过北方。自汴人来杭州,而沿其旧艺。乾道、淳熙间,寿皇凡所以娱德寿者无所不至,烟火亦其一也。”是说烟火技艺首推北方(北宋都城开封),自南宋时河南人来到杭州(南宋都城),烟火技艺被南方人习得。即烟花爆竹技艺传承从地理位置上随技艺拥有者而迁移传承。同样的例子是广西灵山县沙井炮竹,据说始祖是韦姓南宁人,祖公三代均做炮竹,因逃荒来此地传授和发展技艺

    古来烟花爆竹技艺也“传男不传女”、“传内不传外”。就像浏阳李四美的烟花技艺“不带徒弟,只传家人,即使是亲戚本家,也不传授”。调查组采访过“李四美”后人,李德根评价父亲李福生“保密以致保守,做出的桶花不让人靠近”。正是因为保守保密,李氏后人对于桶花知之甚少,以致目前基本没有后人涉足到烟花爆竹生产领域。无怪乎,黄宾虹感叹“今垂三百余年,民物之殷阜,不逮往昔殊甚,而技能不出,虽藉其名、系多陈陈相因,无复前日之盛举矣。

    至于爆竹,因其较烟花配比稍简单,有些工艺妇孺皆能操作,甚至让外国人感叹中国人人皆能做爆竹。解放前后,古老的传承习惯开始被打破,黎书耀可以拜上栗市人卢礼钦为师,并到吉林、安徽、湖北等厂家做过师傅。新中国成立后,全国性的公私合营,使烟花爆竹老艺人进入合作社或者花炮厂成为技艺研发和传承的主干将,并通过师傅下厂带徒弟、厂对厂的交流学习、学校与厂商的合作等方式进行技艺传承和创新发展。

(三)、岁时节令民俗

    清乾隆时,福建、浙江、江苏一带“自十二月十五前后至正月中旬,各家均按照爆竹遗风,购买厚纸制成长曰三四寸之响炮,或六七寸之花炮,亦有在家中制作者。”民国时,山东潍坊“乡农耕作余暇,掘地室以向阳,集妇孺而制造。冬间鬻出,以备御寒度岁之衣,兼为春日储粮之计。千万户不虞冬馁,赖有此耳。可以看出,烟花爆竹的生产具有明显的季节性,在农业社会作为农耕的副业。当清末民初烟花爆竹出口市场打开后以及目前产业集聚发展形成,加上化工原料市场的扩大,季节性生产和农闲时生产的束缚已经冲破。目前,主产区的生产除去高温时和农历新年的假期外可以一年四季进行生产。

(四)、烟花爆竹的贸易民俗

1、集市:

    分为邻街扎架棚售卖节庆物品(有爆竹烟花之属)和沿街叫卖两种方式。

    南宋《武林旧事》记叙杭州独有的小经纪:药线、卖烟火。《梦梁录》记载杭州城在十二月有卖爆杖成架烟火之类。元代《析津志辑佚》记载正月北京市场角头,商人扎小屋售卖糕糖食品、画,于屋外挂卖灯和烟火爆杖,经营十五六日。清光绪时北京正月十五于“市中搬芦棚于道侧,卖各色花盒爆竹,堆挂如山”,“近日亦有洋式制造者”

    闲园鞠农于光绪年间的《燕市货声》写北京“打糖锣挑子”有“敲小铜锣,专卖各种玩艺……霸王鞭、小鞭、匣炮、起花、地老鼠、滴滴金、黄烟炮、手拿花、炮打灯、菱角鞭。”民国时,浏阳童子提篮沿街卖花,唱念“竹花,梅花,二梅花”,“芦烟,冲天炮”。

2、商:

    浏阳爆竹“同治年间,自广东、山东、山西,各帮商客,亦有贩运销售者”,清末,介于作坊和消费者、作坊和洋行之间的运销商爆庄出现,分总庄、支庄、代庄、子庄,负责收购或销售鞭炮1906年,利丰贸易公司成立,成为首家进入国际市场的华资洋行,其将烟花爆竹作为一个经营品类。现在烟花爆竹国内国外贸易竞争,使得厂商重组变大,通过ISO等国际认证后可自产自销于外洋。

3、交易行为:

    南宋浙江金华附近周四会放烟火被召唤至金华呈艺。南宋《都城纪胜》记载杭州城娱乐演出场所“瓦舍”杂手艺有:烧烟火、放爆仗、火戏儿、药法傀儡。可知烟花爆竹起初的交易行为是以技艺为生。1865年,广东人去上海租界制造和燃放焰火1894年写成的《海上花列传》也提到广东烟火在上海租界进行表演,可以知道广东焰火在洋人活动的上海等大城市已经活动数十年,足见其技艺声誉之广大。

    民国时的烟花爆竹交易时间依旧具有很强的时效性,北京“花炮铺一过二月二即无人问津,藉此又可以打扫剩货,宁可减价出售,绝不存留过年(恐有危险)。”而如今的烟花爆竹保质期有五年(含铁砂的产品保质期一年),且一年四季均可销售。

    烟花爆竹的出口起初可以从东莞看出端倪,“那时候是由运销土特产及杂货的商人,于运销头菜、水草、凉粉草、纸条等出口商品时,夹一些炮竹运往荷属东印度(今印度尼西亚)、新加坡、婆罗洲、越南、泰国、缅甸等销售。”同治年间,佛山成为我国炮竹出口业的中心。1912-1913年间,炮竹出口中心地转移到广州,1916年左右,转移到香港“佛山各炮竹厂店经常派出推销员到香港与各办庄联系,进行贸易,订货接单,每月联系一二次不等。

  

二、烟花爆竹业的组织民俗

    烟花爆竹行业间为互相帮助,维护共同利益,组成同业性组织。如1930年代,广东连平爆竹业组织有商店、祠堂、人家之分,并于城隍庙设立爆竹工会1951年江苏姜堰18家爆竹店成立花炮业同业公会,周世盐任主任

    以前,烟花爆竹是同一行业的两类,以爆竹业组织较大。

    民国时,浏阳县城鞭爆业之团体分爆业公会(爆庄组织)、鞭爆业公会(鞭爆作坊组织)和爆业产业公会(鞭爆制造工人组织)三种。1919年,浏阳县城鞭炮商设于汉口的12家炮庄为维护浏阳鞭炮权益,首组汉口浏阳鞭炮同业公会。19301113日,汉口市鞭炮业于大董家巷裕盛转运公司成立同业工会,刘云鹤任主席1924年,浏阳县商会为挽回浏阳鞭炮信誉,组织县城爆庄作坊成立爆业维持会,南乡鞭炮作坊亦同时成立“庆余会”。1926年,县城爆庄首次成立鞭炮业同业公会。19414月,县城鞭炮工人组织鞭炮产业工会,从属于工业同业公会。

    1933-1950年间,长沙市也有浏阳豆鼓编爆业同业工会或编炮豆鼓业同业工会

    目前,烟花爆竹行业已组成主产区乃至全国的烟花爆竹总会,更有国际烟花协会(IFA)这样以“交流、合作、自律、自强”为原则的国际性民间组织。

    “编爆相传创自唐代之李畋”。南宋陈元靓《岁时广记》辑录《该闻录》“燎爆竹”条:“李畋该闻集,爆竹辟妖。邻人有仲叟,家为山魈所崇。掷瓦石,开戶牖,不自安。叟求祷之,以佛经报谢,而妖崇弥盛。畋谓叟曰,公且夜于庭落中若除夕爆竹数十竿。叟然其言,爆竹至晓。寂然安帖,遂止。”这是关于宋代人李畋烧竹爆的最全面的记载。李畋(960-1050),字渭卿,号谷子,四川成都双流县人。少师任奉古,后师张咏。历官国子监说书,知常州武进县、泉州惠安县,又知荣州,以国子博士致仕。著述有《孔子弟子传赞录》六十卷、《道德经疏》二十卷、《张乖崖语录》四卷、《谷子》三十卷、《该闻录》十卷、歌诗、杂文七十卷等。事迹和著作见于《东斋记事》卷四、《渑水燕谈录》卷六、《能改斋漫录》、《郡斋读书志》、《直斋书录解题》等。《该闻集》已佚,散见于《月令广义》、《续博物志》、《类说》、《淳熙三山志》、《说郛》、《格致镜原》等书中。

    民国时,浏阳县城田家巷建有“李畋先师庙”,奉李畋为师祖,每逢旧历四月十八李畋生日,集会庆祝,极为隆重,一直延续到解放初期。  文家市也曾立过李畋先师庙1993年祖师诞辰,大瑶信众抬爆竹老爷游街,所过之处爆竹不休,乡民磕头跪拜,盛况空前。

    近年来,萍浏醴一带均建有各种来历和造型的祖师庙和塑像,从事花炮行业的人家于厅堂神位处挂祖师像或于地方神中写上“爆竹先师”,每天拈香敬奉。“爆竹老爷”诞辰日,厂坊老板沐浴更衣后,于厂内开阔位置敬天地及祖师,焚香烛燃爆竹,屠牲口,全体员工及邻里等代表聚餐。亦或有赶赴祖师庙祭拜者。

三、烟花爆竹的人生礼俗

   中国自古被誉为“礼仪之邦”,烟花爆竹作为人生礼俗物品,伴随着人的一生。

    从呱呱坠地的迎接爆竹到敬家庙,承办三朝宴、十朝宴或弥月宴,甚至“男做九,女做十”的整生日,都以爆竹相祝。过生日,有些地方除了放大小爆竹外,讲究的还要放“高升”,取步步高升的意思。姑娘出嫁,从上轿到进男家门要放多次爆竹。轿子每过一座桥,也要放一次爆竹。有单放一串鞭的,有放三个爆竹一串鞭的。意思是请桥神宽恕。未满月的新娘叫“毛脚鸡”,未满月的产妇叫“红人儿”,进了哪家的门,一定要三个爆竹一串鞭,替人家“挂红”出霉气。男女通奸,被其他人碰到,要“挂红”放爆竹。从监狱里放出来,一到家里也要放爆竹,“挂红”冲霉气民国时福州地区,当“四色”和“上半礼”送到女方时,女家要放鞭炮,叫“响炮仗声”,意在向邻里戚友宣布:“我家女儿已经猪头有主。江苏抢亲,新郎抢到新娘后放爆竹数声

    笔者本地,新亲戚来做客,以爆竹迎送。接人待物可窥一斑,尤以白事和七月半敬公婆时讲究。当人去世,燃爆竹,烧落地钱,而后停棺家中,每日三餐饭菜香烛供奉,燃爆竹、鸣钟。出殡当日,除主家大放爆竹烟花,所过之处家家户户也以爆竹相送。

    可见各地各时期的燃放烟花爆竹习俗不一,却都存在于人的出生、做寿、结婚、生子、丧葬、祭祖,以及升学、事业高升、商店开业、买车、建房、乔迁等等凡是值得纪念的事情上,均可燃放烟花爆竹。

烟花爆竹民俗的变迁与扬弃

    烟花爆竹在农历年社会历史上,向来作为农耕生产后的调剂,先民靠天吃饭,有浓厚的鬼神观念和忧患意识,烟花爆竹从驱崇民俗演变发展到在一年四季各种节日及人生礼仪中广泛应用,沉淀了千百年的中国传统文化,成为喜庆和卫生用品,同时也具有一些迷信色彩和落后观念。清末,外国烟火流入中国,化学烟火药不断引进,使得传统的烟花爆竹技艺受到影响。特别是现代科技的进步和商品经济的影响,人与人之间感情和观念的变化,对原来的节庆并不敏感,新式玩意足以转移人民对普通烟花爆竹的吸引力。

    传统手工技艺在商品经济的刺激下,不能吸引年轻人对老手艺的重视,传统技艺普遍不被经济看好,以至于制作材料缺失,而费用成本增加。

    烟花爆竹的消费观念趋向响声大、数量多,化学烟火剂的不稳定和爆炸威力大、易着火等,在城市居民的集聚居住情况、燃放知识的普及不足和个人疏忽下,时有人身及财产安全受损,被一些媒体和个人的误导和放大,烟花爆竹民俗受到质疑。加上自然环境的变化,产能过剩及政府的法令,成为烟花爆竹民俗延续和发展的坎子。

    烟花爆竹作为具有全国性范围的民俗,在主产区作为地方民众赖以生存的工业,重视烟花爆竹民俗,保留和发扬好的、舍弃和改良不好的习俗势在必行。

    (一)、积极引导和宣传良性的烟花爆竹生产和燃放

    1、烟花爆竹因燃放时发光发火发声,操作不当易引起安全事故和火灾,产生噪音,其自身不可能让百分之百的民众喜欢,但不能因为某些的个人喜好而废止民俗的传承。对烟花爆竹民俗的不良看法,如雾霾、迷信等观点,进行辟谣。当前形势下,“限放”的限时间、限地点、限品种必然成为一种不可逆转的趋势,新一轮机械化生产影响下市场已是趋于饱和,与其诸多地方盲目的跟风“禁放”、“限放”,倒不如主动联合主产区拿出一个科学可行的“限放”标准模式,供某些地区作为制定政策的参考,确保传统烟花爆竹民俗文化可持续发展。浏阳当年能够牵头制定出烟花爆竹行业生产标准,调研组认为再次牵头组织出台“限放”标准应该可行。

    2、烟花爆竹行业生产安全的产品,严格把控制造、运输与储存关,避免安全事故发生。调查组曾主持过一期花炮沙龙,有厂商代表对于自己生产的产品不敢拿给自己的孩子燃放,可见良心产品的重要,对具体销售地点和燃放人群的产品进行严格的产品分类和技术控制,宣传和普及燃放知识,规范某些产品的燃放地点和使用人群。

    3将烟花爆竹民俗文字或图像依托产品招纸、邮票、文艺作品、城市文化墙、影视、网络等载体进行大众宣传,加深感情。

    (二)、发掘整理和传承烟花爆竹民俗文化  

    1、收集整理和研究烟花爆竹史料,建立历史研究的数据库,科学地丰富和完善一地乃至全中国的烟花爆竹历史记载,甚至比较国外的烟花爆竹民俗。对行业内年长的老前辈进行民俗事象调研,收集和保存烟花爆竹民俗工具。对尚存的传统的有价值的烟花爆竹民俗进行实地考察,用完整的文字、图像、影像方面的记录和整理,特别是对退出烟花爆竹行业的地域进行文献整理和收集。在花炮杂志或民俗杂志上开辟专栏,由此搭建并丰富烟花爆竹民俗研究框架和内容,邀请民俗学家关注烟花爆竹,为烟花爆竹民俗的延续而发声。

    2、政府积极从政策和资金上推动中国花炮文化博物馆(或者其他机构)作为收集、研究和展示的平台,培养年轻人对烟花爆竹的感情,于烟花爆竹民俗研究上功莫大焉。积极筹备和扶持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鞭炮烟花委员会等民间文化机构的成立运作;加大中国花炮文化博物馆、花炮沙龙等花炮文化平台的资金扶持和投入以及专业人才的培养,确保正常运转和长期发展。

    3、发掘和恢复有意思的烟花爆竹民俗产品,重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申请和传承,使遗产名副其实。如浏阳的桶花作为烟火盒子的一种,烟火盒子自明代后期即已存在,恢复桶花技艺,于节会上进行成果展示,增强浏阳烟花爆竹历史的文化自信。在烟花爆竹标准制定上兼顾传统烟花爆竹制造的特殊性,使传统能够生存。

    4、向传统学习,从传统中吸取营养,切合安全、环保的烟花爆竹生产主题。以前“路上的爆竹纸屑,很利肥田,农人持箕争扫,可算是废物利用。”,而不像现在作为环卫工人发愁处理的垃圾。

    (三)、保存和发扬中国优秀的传统烟火

    中国传统烟花爆竹技艺积淀上千年,综合了书法绘画、刺绣、纸扎、方术、本草等等传统技能,具有重要的美学、材料学、历史学、民俗学等学科价值,其在燃放时考虑民众的亲历体验,是有别于外国烟花爆竹的坐观体验。目前,已有烟火架、烟火盒子的遗存被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但也遇到当地整体退出行业和黑火药禁令的尴尬。地方政府应从民俗的旅游学价值考虑继续传承和发扬。

  

供稿:浏阳花炮文化产业园、浏阳市花炮局烟花爆竹民俗文化课题调研组。

课题组长:陈怀初    课题指导:刘正初   课题执笔:欧阳雪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