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研究 > 学术交流

长沙公共文化基础设施建设研究

长沙公共文化基础设施建设研究

                                                                                                                              

完善的公共基础文化设施对加速社会文化事业发展,促进城市空间分布形态演变起着巨大的推动作用。公共文化基础设施是指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和居民文化生活提供公共服务的物质工程设施,它是文化事业发展的基础,满足广大人民的文化需求。在现代社会中,文化事业越发达,对公共基础文化设施的要求越高。建立完善的公共文化基础设施往往需要较长的时间和大额的投资。长沙市作为全国闻名的历史文化名城,在历史上就对公共基础文化设施有着高度的重视,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都处于全国一流水平,建国以来更是以前所未有的力度推动公共基础文化设施的建设,并在各个方面都取得了傲人的成就。但是,相比其他国家中心城市,还是有些不足,需要继续努力,“撸起袖子干”,不断奋斗,在新的历史时期更上一层楼,使长沙的公共文化基础设施建设达到世界一流水平,不辜负广大居民的厚望。

一、建设长沙公共文化基础设施的价值

   党的十八大提出了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总体要求,而公共文化基础设施的建设与发展是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根基。作为省会城市,长沙市的公共文化基础设施建设将在全省起到示范作用。公共文化基础设施在实现满足居民文化需求的同时,也带来了另一些价值。

(一)提升城市形象

   在快速发展的现代社会,城市的面貌有了很大的变化,绿色发展理念也受到了越来越多人士的关注,公共文化基础建设已经成为一座城市重要的组成部分,一座城市的公共文化基础设施除了满足了它的基本功能的同时,也成为了一座城市靓丽的名片。

   世界上许多城市有着自己独特的文化形象,讲起悉尼,人们就会想起海滨的悉尼歌剧院;讲起巴黎,人们就会想起了高大的埃菲尔铁塔;讲起纽约,人们就会想起美丽的自由女神像;讲起都柏林,人们就会想起庄严的玛丽娅教堂;讲起罗马;人们就会想起历史悠久的斗兽场。而说起长沙,人们会想起什么呢?橘子洲洲头毛主席挥斥方遒,雷锋故里雷锋助人为乐,岳麓书院朱熹谈道论理,而橘子洲、雷锋纪念馆、岳麓书院就是长沙市政府提供给广大市民的公共文化基础设施,没错,这些文化基础设施成了人们说起长沙就会立刻想起的标志。现如今,长沙有基础文化设施如岳麓山风景名胜区、湖南省博物馆、雷锋纪念馆、洋湖湿地公园等,而这些基础设施成为附近居民每天必去的地方之一,人们在此锻炼身体,跳舞唱歌,欣赏美景,感受文化熏陶。外地游客在享受基础文化设施的同时也将这些地方的美名推广出去,让人们说起长沙就像到了毛主席、想到雷锋、想到朱熹、想到曾国藩,说起长沙就想到长沙是个红色之都、文化之都和历史名城,从而扩大长沙文化的辐射力和影响力。

(二)提高市民素质

市民是城市的主体,是城市社会文明的创造者和体现者,也是城市文化的载体。一座城市市民的素质直接决定着一个城市的形象。试想,当你参观一座城市,当地的市民不知春秋,不识礼仪,你第一反映肯定是这座城市不行。而另一座城市的市民有涵养,精神文明建设成就显著,文化活动有场所,有服务,有管理,第一感觉就是这是一座文明都市,适宜居住和创业。文化基础设施的建设不仅惠及民生,极大地改善了群众文化生活,还有效完善了城市公共服务功能,提升了城市居民各方面的素质。

   当公共文化基础设施建设达到一定的水平后,对于普通居民有着潜移默化的影响,普通市民业余休闲不再限于打麻将等无意义的只为打磨时光的活动。所以,公共文化基础设施建设对于普通市民来讲休戚相关。看书打球等看似平常的活动,在潜移默化中也提升了市民的身体素质,对精神文明建设也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这样也使得越来越多的老百姓不再是“奋战”在麻将桌上的“战士”,而更多的成为了见多识广、思想开放的文明人,让长沙越来越符合历史文化名城的光荣称号。

(三)推动经济转型

   随着我国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不断推进,中国旅游业面临重大发展机遇:中国经济持续快速增长,必将对旅游需求增长发挥基础性的支撑作用。在国民经济三大产业中,第三产业可谓是对经济发展推动最大的产业,而旅游业又是第三产业中不可忽视的支柱产业。旅游业是第三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世界上发展最快的新兴产业之一,被誉为朝阳产业城乡居民收入将稳定增长,到2020年人均GDP将达3500美元左右甚至更多,这将进入世界旅游界公认的旅游业爆发性增长阶段。因此,旅游业的发展对于一座城市经济的发展起着不可忽视的作用。

   公共文化设施作为一个个景点,在提升长沙知名度的同时,也为长沙带来了一个个庞大的旅游团体,创造可观的经济效益。众所周知,长沙是一个拥有丰富资源的旅游城市,而这丰富的旅游资源中,就包含了众多的公共文化基础设施,岳麓山风景区、省博物馆、橘子洲风景区、大王山文化旅游区、铜官窑遗址保护区……无不成为长沙的旅游资源。长沙市基础文化设施建设有特色,有成就,可为长沙市经济支柱之一的旅游产业的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且长沙的公共文化基础设施众多,给旅游群体可供选择的景点也多,因此加大了长沙的竞争力,为长沙经济发展做出了贡献,并带动了相关产业的发展,取得了众人瞩目的成绩。

二、长沙市公共文化基础设施建设现状

解放后,长沙市公共文化基础设施建设成果突出,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更是取得了辉煌的成就。长沙非营利性公共基础文化设施分布范围较广,但以开福区、天心区、雨花区最为集中,设施种类多样,层次齐全,主要以建国后发展起来的文化宫、博物馆、剧院、图书馆等公共文化事业单位为依托,向周围呈辐射状分布。半营利公益性质的公共基础文化设施如公园、旅游景点等主要以长沙市现存历史名胜、人文古迹为依托,在收费的同时进行文物的宣传、保护、修缮等方面的工作,许多民营企业投资此类项目。

长沙市公共基础文化设施主要以非营利性质为主,主要包括各时期修建的剧院、美术馆、文化宫、文化活动中心、博物馆、图书馆等,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有湖南大剧院、长沙市工人文化宫、省妇女儿童活动中心、省博物馆、省图书馆等,其中大部分修建于文革结束之前。但是改革开放以后这些“中年”的文化设施单位在国家的大力支持与关怀下得以焕发生机,在规模和质量上都得以长足的发展。特别是20世纪90年代以来,在公共文化基础实施领域引进市场机制,各单位不论从业绩和效率来说都较改革前有了很大的改观,但同时也掩盖了此类设施的全民性、公益性的特点。重新在长沙公共基础文化实施领域建立普及性的,免费的,惠及全民的公益性体制成为了大势所趋,人心所向。此事也引起了领导层的高度重视,把增强各个设施联系性,完善配套设施,为广大市民提供更优质的服务的同时,确保更多人能享受到此类服务成为当前工作的重点。近几年,财政支持的不断加大,各个地方的公共基础文化设施都基本上实现了公益性运营,如烈士公园、岳麓山风景名胜区、橘子洲旅游风景区等,为推动长沙文教科普事业发展、打造“东亚文化之都”均做出了一定的贡献。

长沙市半公益半营利性质公共文化基础设施近年来保持了迅猛发展的势头,吸引了许多民营文化企业的投资与管理,开发、完善了一大批具有重大历史人文意义和现代经济价值的旅游景点,重塑了长沙历史名城的光辉形象。长沙市目前有可供参观游览的景观景点50多处,其他县(市)也有众多历史遗迹和旅游景点。其中国家AAAA级旅游区七处;长沙世界之窗、岳麓山风景名胜区、石燕湖生态旅游公园、大围山国家森林公园、湖南省博物馆、雷锋纪念馆和天心阁。长沙也因此成为中南地区拥有AAAA级旅游区最多的城市,成为吸引外地游客的旅游目的地。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一处:岳麓山风景名胜区(包括岳麓山,岳麓书院和橘子洲);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9处:岳麓书院、黄兴故居和陵墓、刘少奇故居、中共湘区委员会旧址、铜官窑遗址、秋收起义文家市会师旧址、谭嗣同故居、蔡锷墓、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旧址。

近年通过财政投入和多种渠道筹集资金,兴建了田汉大剧院、简牍博物馆、贾谊故居、市博物馆茶艺馆、新民学会综合楼等文化设施项目。长沙市现有省市图书馆3个,市级文化宫5个,主要文化广场10个。全新的市群众艺术馆正在建设之中,高标准标志性的新图书馆已列入规划。文物博览设施市区共有5处历史文化风貌区,1处历史文化街区,国家级、省级、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共计120处,城区不可移动文物35处,近现代历史建筑保护单位35处,地下重点文物埋藏区45处,著名历史文化遗址90处,历史街巷11条,历史旧宅38处。共有省市博物馆3个,民营博物馆10余处。

三、长沙公共基础文化设施的不足

长沙的公共文化基础设施近年来虽然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但是对比国内外其他较发达的城市而言,还是有很大的改进空间。长沙市作为湖湘文化的中心地区,首批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在本世纪初,文化事业发展已具备了一定基础,但是近十年来,在经济快速增长的同时,公益性文化事业的发展却比较缓慢,甚至出现倒退之势,影剧院数量和规模大幅萎缩,文博、公共文化场所侵占严重,与人们日益增长的文化服务需求严重失调,文化事业经费投入严重短缺。国内外的优势主要体现在其具有高度的全民道德修养以及整体文化体系的完整性。

1、与国外比较,西方国家市民文化素养普遍较高。市民是一个城市的主体,也是各类公共文化基础设施的建设者及享受者,市民文化素质的高低直接影响该城市整体文化内涵的高低。相比较而言,国外发达城市文化硬件较完善,图书馆、少年宫、舞蹈厅、博物馆、戏剧院、体育馆等都相对齐全。纽约就非常注重城市文化的“硬件”建设和利用。文明遐迩的林肯艺术演出中心经常有纽约交响乐团、大都会歌剧团、芭蕾舞团以及各种戏剧和音乐团体来此演出。卡内基演出厅、中央公园的迪拉科特露天剧场也是活动频繁。纽约的博物馆种类繁多,共有2000多所,既有综合性的博物馆,也有艺术、历史、生物、体育等专业博物馆,其中最为著名的当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它建于1870年,分埃及艺术、希腊罗马艺术、东方艺术、西欧艺术、美国艺术门类等,收藏有世界各国艺术珍品365000多件,包括服饰、陶器、金属制品、盔甲、木乃伊、油画等等,反映的历史长达5000年。该馆的一部分是修道院,陈列着中世纪的艺术品。院子回廊的装饰古色古香,别出心裁,流溢出浓浓的欧洲寺庙色彩,游人如织。夏季的礼拜天傍晚,人们坐在花园里,一边沐浴着夕阳的余辉,一边欣赏着中世纪的音乐,别有一番情趣。

2、与北京相比,长沙公共基础文化设施的不足之处主要表现在资金不足与分布不合理等方面。长沙公共文化设施中的许多景点都呈现出半公益半盈利性质,而北京由于是全国经济文化中心,资金充足,为市民提供的免费服务相对较多。资金短缺一直是困扰基础设施投资的瓶颈,在很大程度上制约着全市城乡基础设施的改善。当前多数基础性的项目建设均为国家财政掏腰包,各级政府筹集配套资金,而县乡两级财政多为吃饭财政,保运转仍有压力。另一方面基础设施养护资金短缺。部分基础设施,由于产权不明晰,建成之后的管理和养护责任没有确定导致养护资金匮乏,养护管理薄弱,尚未建立起有效的养护制度,不利于充分发挥各项文化基础设施的效益。朝阳区率先在全市建设24小时自助图书馆。“自助图书馆系统”包括自助图书馆服务机、物流系统、中心服务系统及监控系统四个部分,每套系统可实现1000册以上的图书容量,其中可借阅图书400册以上,容纳归还图书600册。据了解,该系统还与北京市公共图书馆“一卡通”系统兼容,凡持有“一卡通”的用户都可以享受365天、7×24小时的全天候自助办证、自助借书、自助还书、自助图书续借。

3、长沙基础文化设施数量不足,档次低、规模小。长沙市的影剧院大部分是二、三十年代的建筑物,已经不适合现代化的影视放映要求。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初有过阶段性发展,新建了一些影剧院,但近十年来,老化、陈旧、停业、拆迁多,投资、新建、改造少,而且影剧院周边用地较为复杂,交通条件十分差,目前只有四座影剧院运营状况良好。图书馆、博物馆、文化馆、影剧院等是城市的基础文化设施,它面向大众,对于提高居民的文化素质起着重要的基础性作用。长沙与北京、上海相比,差距十分明显。以公共图书馆为例,2000年,上海有32座;北京有25座(含国家图书馆);而长沙只有3座。以博物馆为例,长沙市的博物馆门类单一,基本是历史文化类的,缺少自然、科学、人文、行业博物馆,更缺乏像上海科技馆那样现代化的博物馆。现有的文化馆和文化宫主要作为文化娱乐休闲中心,虽然运行情况比较好,但是由于用地限制和周边环境的影响,已经没有扩充发展的可能,一旦城市发展,消费人口增多,将无法满足其要求

4、长沙各种基础文化设施密度小,分布太分散导致公民不能经常利用文化设施,例如不能经常去公园进行锻炼身体,图书馆书籍更新慢不能及时了解国家大事,不能观看到想看的书籍,一些偏僻的社区里边没有较好的基础文化设施导致一部分百姓不能享受到自己因该享受到的权利,不能享受生活陶冶情操。而北京公共文化基础设施的分布则集中程度高,从内到外均有分布,不同种类的文化设施分布不一,文化设施分布与人口分布呈高度一致,并向交通干道集聚的特点。

近年来,长沙在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建设文化强市的过程中,深入实施文化基础设施全覆盖工程,城乡文化现状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群众文化生活日趋丰富,文化需求得到提升。但按照公共文化服务服务标准化、均等化的目标,还有一定差距,文化设施相对落后,资金投入少,文化人才缺乏,公共文化产品供给量少,不能满足群众精神文化需求,需要我们转变观念,加强督促,建出成效。

四、进一步提高长沙公共文化基础设施建设的建议

     经过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中国经济迅猛发展,社会主义的文化价值体系也已经逐渐建立起来,城市文化逐渐分化,其中文化事业与文化产业分离,公共文化逐渐被商业文化挤压,市民的公共文化活动空间不断萎缩,在这种文化格局下,构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成为文化建设的一项突出任务。湖南大学一项对长沙市公共文化设施的现状调查显示,该校大学生经常去的文化场所是剧院和旅游景点,而去图书馆和阅览室的学生较少,去博物馆和艺术馆的同学更少,与他们的身份不相符合。对于长沙地区公共文化设施的评价,一半学生对长沙的公共文化设施的评价是一般,而不满意学生的比例为45%。32%的学生认为现在最需加强的公共文化基础设施是交通,32%人认为,图书馆、博物馆和展览馆等文化和艺术展示类的建设应该加强。众所周知,博物馆与展览馆是社会当中对于大众文化开放与普及的最好与最生动的方式。与此同时,大部分受调查者认为长沙的文化设施基本能满足需要,但不满意占了22%,比例较高,反映了生活在长沙的大学生希望政府需要加强公共文化基础设施。与此同时,也有不少同学认为文化艺术中心及公园是文化传播的载体学生对于体育设施和博物馆这样科普性质的设施有较强的需求,也需要公园这样的休闲娱乐场所来缓解压力,而由于电脑的普及,对于影剧院的需求并不强。

该调查表明,公共文化基础设施对于人们的生活娱乐休闲都具有一定程度的影响,长沙市政府应该更加深层次的去了解市民文化需求,加大资金投入,加强设施管理,进一步重视公共文化基础设施建设。

1、加大资金投入。长沙市政府要充分借助社会力量,运用社会资金和社会资源,建立开放式的群众文化活动融资渠道,形成多方力量、多方资金参与群众文化活动建设的新格局,使群众得到丰富多彩的文化产品和文化服务。目前,长沙已将公共文化基础设施建设经费纳入到经常性支出预算,而一些公益性文化活动、服务项目还尚未纳入经常性支出预算。因而,我们要按照中央关于推进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有关要求,根据经济社会发展情况、人民群众对公共文化活动的需求等因素,尽快将公益性文化活动、服务项目一并纳入经常性支出预算,建立按人均群众文化活动经费拨付专项资金的机制。同时可吸纳社会资金参与,让民营文化公司获得一定的报酬,弥补它们投入的不足。

2、保证质量档次。长沙市政府应该对公共文化基础设施建设过程也应该进行严格的把关,提高公共文化基础设施的质量与档次。市政基础设施投资比重偏低是造成基础文化设施数量不足,档次低,规模小的主要原因。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至今,我国对于市政基础设施投资的比重是偏低的。根据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研究,发展中国家城市基础设施投资最好占固定资产投资10%~15%的比例,占GDP(国内生产总值)的3%~5%。但是,1994~2006年,中国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占固定资产投资的平均比重为6%,最高为8%;占GDP的比重平均为2.6%,均未达到合理水平,逐年累积形成巨额投资欠账。

3、提高市民修养。长沙市政府要致力于提高市民艺术文化水平,多开展多引进各类先进文化表演活动,丰富市民的文化生活,发展人民群众所喜闻乐见的大众文化。我国城市市民的文明素质和文明意识状况与城市现代化发展速度极不相称,与城市现代化对人的要求相差甚远。提高市民文明素质已经成为城市精神文明建设的当务之急。有的市民公民意识淡薄,社会责任感缺失,破坏公共财物、损害集体利益的行为时有发生,对影响城市秩序、城市安全的问题视而不见、漠不关心;有的市民社会公德意识淡薄,不讲文明礼貌、不尊重他人、不诚实守信、不互帮互助;有的市民公共秩序意识淡薄,在公共场所不讲秩序、大声喧哗、高声谩骂、随地吐痰、乱闯红灯;有的市民法制意识淡薄,对法律法规缺乏应有的敬畏之心,有法不依、爱钻法律空子,诸如无照经营、乱停乱放、乱搭乱建、乱贴乱画等违法违规行为屡禁不止。部分市民出国旅游过程中的不文明行为甚至已经影响到了国家和民族形象。他们有的有的缺少公共秩序意识,乱扔垃圾、踩踏绿地、摘折花木果实;不懂出境文明旅游常识,在景区、酒店、车厢等公共场所大声喧哗,强行拉外国人合影拍照;有的欠缺文明礼仪修养,在路边长椅上脱鞋脱袜、在公共场所袒胸赤膊,争抢拥挤,甚至因航班延误发生冲突。城乡一体化是一项重大而深刻的社会变革。不仅是思想观念的更新,也是政策措施的变化;不仅是发展思路和增长方式的转变,也是产业布局和利益关系的调整;不仅是体制和机制的创新,也是领导方式和工作方法的改进,对于公共文化基础设施均等化也有促进作用。对于城乡一体化的根本应该废除原有的城乡二元体制制度,改革户籍制度废除现行的人口流动管制。因此要大力开展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学习教育实践,从青少年抓起,完善学校、家庭和社会三结合的教育网络,建立市民行为规范,引导与约束市民行为。

4、设施分布合理。长沙各种基础文化设施密度小,分布太分散导致公民不能经常利用文化设施,例如公园太远不便于经常锻炼身体,图书馆书籍更新慢不能及时了解国家大事,不能观看到想看的书籍,一些偏僻的社区与乡镇里边没有较好的基础文化设施,一部分居民不能享受到自己因该享受到的权利,导致部分居民不能充分享受基础文化设施带来的文化熏陶。因此,政府应该合理布局各类文化设施的建设,不仅是市中心,对于偏远地区也应加强公共文化设施的投入,建立合理的公共文化基础设施区域,图书馆、博物馆、戏剧院、少年宫、文化活动中心在选址的时候综合多方面的因素。加快推进长沙公共文化基础设施建设,要以实施文化民生工程为抓手,加快推进公共文化基础设施建设,全面构建市、县、乡、村"四级"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促进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均衡发展,实现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共建共享,形成具有实际意义的城市"十分钟文化圈"和农村"十里文化圈"。对于难以盈利的实体书店、私立博物馆、民间艺术馆,建议政府设立专项资金加以扶持,使其良性发展,为城市形象增添靓丽的色彩。

5、湖湘文化特色。长沙是一座历史名城,也同样是近代中国的革命阵地,应该在建设公共基础设施上,注重表现长沙的历史与现代风格。长沙的公共文化基础设施应该体现湖湘文化特色。城市文化的差异以及个性特色往往是通过城市建筑和城市的公共设施体现出来,建筑师彼得卒姆托说过:“如果一个建筑仅仅谈及当代潮流和复杂的视像,而没有触发与场所的共鸣,那么建筑就没有锚固在其场所上,因为它缺少建筑立足的特殊引力。”城市的公共文化基础设施应该体现出该城市与其他城市所不同的地方,在以人们享受公共文化基础设施带来的便利的同时,体现出长沙一脉相承的历史和长沙市民特有的文化品格。

【参考文献】

[1] 陈素璧.树珠海特色城市文化形象[N]. 珠海特区报. 2016-09-15 (T22)

[2] 周宁.中国文化形象在西方[N]. 文艺报. 2015-06-19 (003)

[3] 南岸.夯实先进文化发展的基础——我区文化基础设施建设成果显著[J]. 当代广西. 2007(13)

[4] 张静.河北乡村文化基础设施建设现状调查与对策研究[J]. 河北软件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2014(01)

[5] 张妹芝.加强基层公共文化基础设施建设[J]. 民主. 2014(08)

[6] 谢晓明.关于加快推进乐山公共文化基础设施建设的思考[J]. 中共乐山市委党校学报. 2013(05)

[7] 冯培利.浅谈如何加强公共文化基础设施的建设[J]. 中国民族博览. 2016(01)

[8] 周宇飞,杨潮.近郊乡镇农村文化基础设施建设与利用的调查[J]. 职业时空. 2014(05)

[9] 杨志强.加强科普基础设施建设,不断提高群众科学文化素质[J]. 大众文艺. 2015(10)

[10]数据来源于:湖南大学长沙市公共文化设施现状与分析的调查问卷。

(作者系湖南商学院教师)